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超级对话季薇、施安平:风口面前,VC/PE如何抉择?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4-29 20:38)
文章正文

超级对话季薇、施安平:风口面前,VC/PE如何抉择?

2018-04-26 16:45来源:投中网股权/电商/创客

原标题:超级对话季薇、施安平:风口面前,VC/PE如何抉择?

风险投资有自身的规律,永远不是看眼前,风险投资自身的商业模式决定了我们的眼光要看长远。

文 | 刘洋

来源 | 投中网

ChinaVenture

NEWS

在本次峰会上,由金融界总编辑巫云峰主持的“超级对话”环节中,国中创投首席合伙人兼CEO施安平与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关于价值投资的坚守与创新深入交换了看法。

以下为“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超级对话精彩实录,投中网整理。

伴随全球经济近年来的快速变化,中国的互联网也在经历快速增长,这一过程中创业者和投资人都需要具备更优秀的素质去应对愈来愈纷繁不发的发展环境。

两周以后,在美国的奥马哈每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将会召开,作为全球瞩目的投资大师巴菲特他以他实际回报展示了他的力量。最近国际贸易的争端上,我们感受到了核心竞争力的价值。那么对于投资人来说,价值的意义到底包含什么?

价值的意义

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认为,价值是投资过程中总被提到的一个词。微观角度上,对企业而言,企业的价值是这个企业本身的商业模式,本身赚钱的逻辑是什么。季薇说:“这个价值是否与他的估值相匹配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这是从企业的角度去理解。”

宏观角度上,企业必须要长期具有价值,必须对他的用户和客户能持续创造价值。比如同等价格条件下提供更好的产品、更便利的服务,或者是有更低的成本,抑或是在整个的产业链上它有创造、创新,能够为整个产业链提供更多的价值。

季薇认为:无论从微观以及从宏观来说都有它的意义所在,但是一个企业要具有长期的价值,还是长期来说对它的用户,以及对整个行业产业链所产生的影响,以及提供额外的价值所在。

国中创投首席合伙人兼CEO施安平认为在此基础上,对于风险投资人来说:创业投资它根本的任务是什么?这里就能体现出价值。

在他看来,风险投资尽管看起来从商业模式上要遵循一个用股权的方式投入到一个具体项目当中,让自身的股权增值,最终增值的股权依然要退出,这是创业投资或风险投资最基本的商业模式,价值的第一个表现是必须遵循这样的基本模式,才是一个有价值的投资。遵循最关键的一点是最终的增值并且变现,而不是增值一个估值。

第二点风险投资之所以这么多年来,能够健康地发展,它除了给LP挣钱以外,其实更大的意义在于它为社会培养了实体经济。所以真正的价值在于实体经济要真正地发展,要自我生存而不是仅仅依赖于输血生存。

“所以从这几个意义来讲,我觉得风险投资一定要实现多赢。”施安平如是说:“我认为任何投资一定要所有参与游戏的人和角色都赢,才是有价值,而不是击鼓传花,传得烫手山芋,只要我挣钱了我不管其他人挣钱。如果社会的投资都是这样去追求的话,我认为注定是不可能长久的。所以这三点如果做到了,我认为就是有价值的投资。”

风口面前,VCPE该如何抉择?

“风来了,猪也能飞”,这说明,在风口上挣一把钱也是有可能的,但是风过去了,猪一定是会摔死。施安平认为,打造一个真正有品牌的投资机构,一定要正确地看热点和风口与时俱进没有错,必须知道这个社会最前沿发展的趋势,但是风险投资有自身的规律,风险投资永远不是看眼前,风险投资自身商业模式决定了我们的眼光要看长远,所以价值投资永远是国中追求的最基本的切入点。对投资人而言,看的是这个项目未来对整个社会经济的贡献,它自身能不能成长起来,能够承担起这样的责任,让所有参与游戏的人都能够共赢。

施安平进入风险投资行业近20年,参与决策的项目超过600个,主板、IPO的130多个,对他而言,风口是什么并不关键,他的更愿意遵循自身的投资逻辑即国中的四不原则:不追风、不搭车、不着急、不眼红。

季薇也认为,风口年年有,每年在主要的论坛上都会谈论,甚至不用每年,从今年到现在,区块链什么的已经风口几波来了,需要关注一个企业长期的价值,需要耐心去做的事情。

专注TMT方向的华映,在2009年时从文化切入,彼时很多人觉得这好像没有成为行业,市场规模相对比较少,为什么要投文化这一领域。在那样的状态下,作为投资人,作为对以往行业发展的规律,能够预见到内容作为价值的洼地这样一个人,以这样做个布局的重点,然后去开始进行一些尝试性的投放,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创投机构应该做的事情,去判断未来。2015年以后,文化方向的投资变成风口,也印证了华映的早期判断。

覆巢之下也有完卵,寻找价值洼地

自2016年开始,线上流量红利消耗殆尽。BAT的触角开始伸向各行各业,甚至其战略投资标的已经着陆资本市场,这个过程中,创业者的创业环境面临与巨头的直接竞争、站队等纷繁复杂的问题。

季薇也观察到了这个问题,她认为任何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从整个投资大的方向来看,很多人说现在互联网也是传统产业,后一代的技术还没有到终端普及应用能够广泛推进的时间,这不是一个技术更迭型的所谓投资大的年代。

但是任何行业的创业项目,具备颠覆性的都不多。“有的时候真的是产品对应人群更好地满足需求,或者是便利性上更好地满足,或者即便不是痛点,但是痒点上帮助他们解决了,这都是细分领域有创业的机会。”季薇说。

即便所谓的线上流量消耗殆尽,但是细分领域还是具备正常点,以电商为例,有了阿里巴巴,也有了京东,但是还会有拼多多。即便是有了BAT,还是会有快手的。更不要说其他的一些社交电商、红人电商这些等模式。这些一方面是在整个领域里面,大家因为获取流量方式的变化,所以大家各自有各自的能力,有自己的机会。

施安平则从中兴事件开始反思创新现状预测创新未来的方向。中兴事件表明我国技术创新仍有很高的增长点。近几年国内的模式创新比重大,忽略了技术创新。

相比于模式创新,技术创新没有边际。如果从这一视角来看中国创新的万里长征刚刚走了第一步,未来从技术驱动的投资来看,可能是风险投资一个很重要的历史使命。国中创投成立以来,一直坚持技术驱动力量的投资理念,到目前为止国中投了将近一百家企业,投了26个亿。其中70%以上是技术驱动,整个风险投资行业应该高度重视未来在技术驱动这一模式下的这些创新创业的发展。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创新的空间并没有变小,投资人们要大胆地进入到这一方向。

在为LP获取利益的同时,兼顾社会责任,协助社会进步、增加社会价值、为国家未来的发展和崛起贡献力量,则可以实现价值的体现,完成投资人的共赢。

点击

阅读原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